大学生接住跳楼同学被砸伤校方称其犯傻

2017-11-02 09:19:02   来源:长治之窗   

大学生接住跳楼同学被砸伤校方称其犯傻大学生接住跳楼同学被砸伤校方称其犯傻

  原标题:湖南师范大学:是他自己犯傻“学校的后勤部门也不会愿意接收他”社会团体和爱心人士纷纷伸手帮助学校至今一片沉寂伸手接住跳楼自杀的同学23岁大学生被砸伤“学校的后勤部门也不会愿意接收他”社会团体和爱心人士纷纷伸手帮助学校至今一片沉寂2017年12月01日到2017年12月01日,从伸手救人到与湖南师范大学对簿公堂,23岁的易亮走过了他生命历程中最难熬的一年零五个月,在这514个日日夜夜里,他的131条QQ签名里充斥着“烦”、“怎么办”、“对不起”等字眼,身体的疼痛、家人的劳累、学校的冷淡、外界的关注,迄今仍令他无法释怀的是——一次原本应该获得肯定的救人行为,为何会遭遇这所国内知名师范学校的决绝冷漠,易亮告诉记者,这种心灵伤害带来的痛苦,更甚于他514天的伤痛折磨。

  刚刚从急救室出来,易亮就拿起手机更新了这条心情,刚刚从急救室出来,易亮就拿起手机更新了这条心情,一天前,在湖南师范大学物理与信息科学学院自考班就读的他被班长彭凯叫去看望有抑郁症倾向的同学张毅。

  一天前,在湖南师范大学物理与信息科学学院自考班就读的他被班长彭凯叫去看望有抑郁症倾向的同学张毅,还没来得及打电话求救,张毅纵身一跃,从楼顶跳了下来,还没来得及打电话求救,张毅纵身一跃,从楼顶跳了下来。

  几秒钟后,两人同时倒地,几秒钟后,两人同时倒地,出事前一天,班主任李晓荣曾接到张毅的电话说:“睡不好觉,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出事前一天,班主任李晓荣曾接到张毅的电话说:“睡不好觉,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温暖2017年12月01日:出院了,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与关心,更让易亮想不到的是,自从他伸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的整个人生就发生了转折。

  易亮的妈妈沈文平担心儿子会瘫痪,住院的这40天,易亮整天与点滴、钢板为伴,在深圳打工的父母赶回长沙照顾他,46岁的母亲沈文平原来没有一根白发,但短短几天白发就全出来了,在医院的40天,朋友、老师、同学的关心为他的灰暗、疼痛增添了些许温暖。

  但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40天后易亮出院了,在深圳打工的父母赶来长沙照顾易亮,住房有困难时,学校给他们腾出了一间房子,在与家长协商手术时,湖南师范大学物理与信息科学学院一位常务副院长代表学校处理此事,他特意从湘雅请来医生到长沙市第四医院做手术。

  事发一个星期后,张毅的舅舅和伯父特意去医院看望易亮,给易家送去了500元钱,但被他们婉拒了,“他们失去了孩子,也不容易,此外,学校承担了包括手术费在内的6万多元的治疗费用,回到湘乡老家后,易亮开始静养。

  ”出院的那一天,彭凯和几个室友都来为他送行,易家人认为,易亮是为了救人受伤的,需要一个名分,要申请一个见义勇为奖”这一切,都让易亮感激在心,此时的他没意识到接下来情况会急转直下。

  2017年12月,学院用A4纸打印了一张“易亮申请见义勇为事迹材料”,其中简单讲述了易亮救人的事迹,落款是湖南师大物理与信息科学学院,但没盖公章,回到湘乡老家后,易亮开始静养,学校的这种做法,让易亮联想到了事发后一次类似的欺骗行为:有老师曾让易亮将病历修改成路过楼下被砸伤,以此来骗取意外伤害险的报销。

  也是从出院后开始,易亮的家人开始着手跟学校协商赔偿事宜,让他全家始料未及的是,学校的态度突然变了,但这个建议被学校直接斥为“高得离谱”,在仅仅给了易家一个月费用后,学校干脆就直接停掉了这笔费用,再无任何说法,可是,等来的却是一场空。

  当天,易亮和家人前往学校协商赔偿事宜,学校曾告诉易锡华这份材料报上去三次了,但是等他几个月后与媒体一起去岳麓区综治办询问此事时,却被告知材料并未上交,湖南师范大学法务处刘兴树代表学校处理此事,他明确告诉记者:易亮是自考生,不具有湖师大的学籍,无法享受学校公费医疗的待遇,而且出事的地点是在校外的租房(记者注:实为学校租的自考生宿舍楼),学校对他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

  “这些都太假了,认可2017年12月01日:我真的没有想到会要走到这一步,协商2017年12月01日:郁闷,该怎么办啊?我该怎么前行?身体的疼痛,学校的转变,家人的压力,让易亮背上了沉重的心理包袱,他开始陷入无尽的纠结和痛楚之中。

  决定起诉学校后,在胡勇平律师的帮助下,易亮一家开始寻求舆论的支持,但是出院后,学校就成了甩手掌柜,在父亲的多方奔走下,易亮的见义勇为证书终于还是等来了。

  她告诉记者,学校只愿承担继续治疗的医药费,不愿承担伙食费和护理费,重击2017年12月01日:明天开庭了,易家人提出校方每月为易亮提供一笔伙食费和护理费,直到易亮生活能够自理为止。

  希望快点结束,而此时,易亮一家已经开始举债护理,但湖南师范大学的态度与易亮截然不同:此前,审理此案的法官曾主动与学校联系,希望学校派代表去易亮家中调解此事,但遭到学校的拒绝。

  我只想把所有的伤害都让我一个人来承担,易家提出了赔偿要求也同意协商,但遭到了学校的拒绝,决裂2017年12月01日:硝烟已起,那就战斗吧!!!今年12月01日,沟通协商解决问题的希望被彻底打破。

  易亮的事迹同样也得到了好心人士的关注:今年12月01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湖南省佛教协会会长圣辉大和尚专程赶到易亮家中看望了他,并为他捐助了2.5万元;随行前往的企业家李世峰先生当即表示,易亮身体康复后可到他们公司工作,家人考虑到易亮以后的生活保障,提出了三个要求:学校解决所有医疗费以及营养费、护理费;给易亮申请见义勇为奖;并为易亮提供一份工作,更多的网友在网上声援易亮,还有人为他寄书、寄物,但在此期间,湖南师范大学方面一片沉寂,该校法务处刘兴树代表学校处理此事,他明确告诉记者:“不是当兵的就不要去打仗,消防队和警察该做的事情我们不希望学生去做

易亮,学校,湖南

编辑推荐
6旬阿婆欲到美容店做减肥美体屡屡遭拒
把管党治模范螺丝拧得更紧
公安部公布2016年“猎狐行动”二十大经典案例
男子失忆2年不知自己是谁可破派出所电脑密码
长治之窗 www.chinayuju.com 版权所有 ICP证881321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41590)
公网安备759405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