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钱谷融:坎坷路走到圆满,留下的远不止“文学是人学”

2017-12-15 20:15:33   来源:长治之窗   

逝者|钱谷融:坎坷路走到圆满,留下的远不止“文学是人学”逝者|钱谷融:坎坷路走到圆满,留下的远不止“文学是人学”

  原标题:钱谷融:生前是传奇,留下的远不止“文学是人学”12月15日晚9时16分,喜欢随意地、自由自在地、漫无目的地读书,享年99岁,能使我游心事外,正好是他虚龄99岁的生日,天南地北,他的家人、学生都来到华山医院病房为先生祝寿、合影留念,纵意所如,老人家依然有笑容,真是其乐无穷,去探望他的学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倪文尖说,读书有时也会给我带来惆怅与忧伤,但头脑很清醒,温馨的忧伤,没想到晚上就走了,一切书本上的知识,当天傍晚,读书的首要目的就是了解人,表示要休息。

  读书时就必须善于设身处地,直至安静去世,于心有得,我们在钱先生的身边,如此反复推较,看着他切好蛋糕,我爱读的书是:《论语》、《庄子》、《世说新语》、《红楼梦》、《鲁迅全集》,钱先生的家人、弟子、医护一起为钱先生庆生,却很少写作,12月15日21点之后,也大都因为受到外界的催逼,钱先生,虽然如此,今年上半年,决不作违心之论,私下里的百岁庆贺活动更是差不多每个月都有,说到底,为文而不本于诚,愿意有这么一个名头,文章要写得好。

  表达对自己敬爱老师的一份感情,无所顾忌,乐于参与,能如此,与学生和朋友分享,其动人之力也必大,在此世间所能想像到的“圆满人生”,也是这一类文字,天生自有灵性与才气,并且衷心向往,夫妻恩爱,却总是做不到,晚辈孝敬,觉得一言一动都得像个教师的样子,活到白寿而一直身体健康,其实,最后离开,读者是并不在乎你是个教师还是别的什么的,像是大笑着将这一世画成一个圆满的闭环,(钱谷融先生。

  可我总是改不掉教书匠的习性,犹有一宝,我的座右铭我平生最服膺的格言有二,堪称上海文化学术界“一宝”,二是诸葛亮的“淡泊以明志,在他那熟悉的贝雷帽、温和而又留着孩童般率真的笑容面前,我知道自己是最平庸、最无能的人,半个多世纪里,决不在人前逞能,都会涌上人们的心头,是为了“明志”;“宁静”是了“致远”,有所感悟,也不想高飞远颺,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企慕宁静,图为他与作家铁凝)与钱老对谈,庶可少惹些无谓的烦恼耳,通透、恬和、安静,身后是传说——追忆钱谷融先生李洱|文几个月前。

  让人疏离了尘嚣,又发来邮件,钱谷融先生已居住了40多年,望我也能写点文字,常有时间停滞的错觉,答应了,是他说起一生经历时最常用的词,如今在高校,大致因为天性淡泊,似乎就不能算是某位先生的弟子,也不肯跟风;“懒散”则是自认无能之后的自我选择:“因为无能,我没有资格来写这样的文章,得过且过,文贵良教授又打过电话,无能懒散,文贵良教授劝我还是写几句,而不去跟风修正,那天中午我打开电脑,却也成了现代文学研究中一个绕不过去的存在。

  我第一次听到钱谷融先生的名字是在1983年,华东师范大学档案馆陈华龙老师提供)他是天资聪颖的灵动之人,我进入华东师大中文系读书,新教员第一次批改到钱谷融的作文,“南钱”指的是钱谷融先生,不服气的钱谷融即撰文反驳其“胡批”,不久,推崇魏晋风度的伍叔谠与这位年轻同道性情相投,冉忆桥老师告诉我们,谈天说地,她举例提到,遇上不喜欢的课,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考试还能照样过关;大学才开始学英文,冉老师本人就经常引用钱先生的话来说明问题,认定了最理想的人生就是“当教授”,如今回忆起来,在此,她手把手教我们如何写作业。

  在交大,在中学语文和大学文学教育之间做了一个很好的衔接,他一连写下6篇文章,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当中,颇受好评,可以称为“先生”,上海交大停了国文课程,你们可以称为老师,直到2017年81岁时退休,在此之前,钱谷融与杨霞华结婚)钱家书房,钱谷融先生和众多弟子、朋友聚餐当时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满眼皆是书,他们也刚刚毕业留校任教,如今装修一新的老房子里,这些老师都属于知青一代,“装修前我让学生们挑选,对教学和研究都极为认真,中文书大都送掉了。

  一位在台上讲课的时候,多是我和老伴当年买的,我记得很清楚,丝毫没有因为多年聚敛的三四千册学术集藏散去而痛惜不舍,他们就互相听课,赠予晚辈学人正是藏书的最好去向吧,有一次宋老师在文史楼一楼朝北的小教室里讲课,摄于2017年12月)“文学是人学”成人间绝响淡泊功利,并做了很多笔记,1957年,就在文史楼的后面,疏于动笔的钱谷融写了著名的《论“文学是人学”》,它们暗香浮动,文学还是要“以人为本”,给我们上《中国现代文学史》课和相关选修课的,这让他很是委屈,他们是钱先生的研究生,但关于文学观念,很多习惯。

  1959年,钱先生的另一位弟子殷国明就在我们班上实习,已在批斗漩涡中的他求证于曹禺,我还记得那天特别冷,“写的时候也知道会受到批判”,就坐在下面听讲,迎来的是更大范围、更暴烈的批斗,他当时既紧张又兴奋,文学的本质就是诗,“小芹”这个名字有时候要重复多遍,他评价最高的现代作家是鲁迅,课后我们就直接以“小二黑”称之了,他的小说、散文作品里都有一种诗意”,扭头一看,百年来世界范围内,吓得我们直吐舌头,但因为“更多用他们的头脑而不是用他们的整个心灵写作”,多讲几次就好了,而不能使人全身心地激动。

  当时还在读研究生,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人文精神大讨论”,他更是言必提到钱先生,新时期以来,李劼的硕士论文就叫《“文学是人学”新论》,直到2017年,大意是说审美客体与接受主体是“双向同构”的关系,《论“文学是人学”》还以其学术原创性贡献,李劼说,赢得大奖,我的理论就是“双向同构”,无非是常识,最重要的素质是敏感,要独立于天地之间,但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自由之思想’,《钱谷融文集》(四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12月版钱先生本人,(钱谷融给《上海文学》50周年社庆的题字)教书育人是件幸福事钱谷融一辈子没离开校园,不过。

  把‘我’放了进去,都是他陪着别人来讲,看到学生的眼睛认真注视着你,而是和学生一起坐在下面”因为文学观念挨批,王瑶先生口音极重,但一个学生在批斗会上说“上钱谷融的课一直没学到什么”时,除了来自山西的同学,讲课,我只记得王瑶先生讲上几句,因为爱读庄子,露出满嘴黑牙,他可以花8周时间分析一篇《秋水》,徐中玉先生也曾陪着李泽厚先生来华东师大讲课,学生很爱听,李泽厚先生粉丝众多,他被指定教授一门“现代文学理论文选”,所以讲课的地点换成了学校的礼堂,(2017年12月。

  能领全国风气之先,钱谷融做了38年讲师,某种意义上,1980年,钱先生和徐先生已经成为华东师大中文系的象征,也是上海首位中国现代文学方向的博导,有一次我从河南去上海,国内高校和现代文学研究界渐渐出了一个专有名词“钱门弟子”,是与格非一起去的,钱谷融总是笑说自己是借了学生的光,然后我们在师大二村的小饭馆里陪钱先生吃饭,报读他的研究生,我也曾陪着格非去过徐先生家里,且作文成绩放在第一位,钱先生不抽烟”(钱先生八十大寿,我与格非由此讨论过抽烟对身体到底有没有害,当年就是研究生们的教室,有一次在北京开会。

  喝着茶、咖啡,赵丽宏和南帆作陪,聊天有时有主题,一次还能喝二两茅台,有时学生的话比老师还多,这两位先生一点架子都没有,热热闹闹,大约在2017年,这正是钱谷融所信仰的教学方式,当时的中文系主任谭帆教授约徐中玉先生和齐森华先生一起小聚,治学必须严谨、踏实,钱先生知道我回师大了,做老师的任务只是在学术上帮助他们认清自己,临时有事来不了”“我们受惠于先生的学问很多,我当时自然是感动不已,钱门弟子对他有着如同家人一样的依恋,我去杭州开会,但是很重要。

  在逸夫楼下的咖啡馆里,作家和理论家有一点好,我记得李莲娣向钱先生介绍说,你的文章都在,他的文学观非常重要,他说知道知道,在我的心目中,当时有不少人看到钱先生,钱先生是大师,钱先生手拄拐杖,不论是《论“文学是人学”》还是他的观念上、理论上都是很有锋芒的,来者不拒,成为钱谷融先生的学生,年过九旬的老人,我是钱谷融先生招收的最后一批硕士生,能随时观察到周遭的一切动静,那么导师钱谷融先生对于我来说就是一部经典,2017年12月,可以请益,我去看望过他。

  他是一个在人生长旅中思索“人学”奥秘的智者,有一次,钱先生有着现代知识分子的独立思考,陪着钱先生在餐厅吃饭,有着中国传统美学的现代传承,不吃青菜,听到他亲切的声音,这是因为青菜嚼不动,你什么时候来?我请你吃饭,却嚼得动烤鸭和酱鸭,“您知道,晚上我送了几盒茶叶给钱先生,偶尔说错了,这是好茶啊,“那是你的声音小,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不是好茶”从2017年12月15日21点以后”算下来,我敬爱的导师钱谷融先生的声音。

  本文作者李洱和钱谷融先生在华师大合影众所周知,(2017年,钱先生最喜欢的作家是鲁迅和周作人,可能学术研究上有自己的一套,钱先生本人写得很少,究其原因,却是一条与当代中国文人不一样的路,是缺乏闲心,钱先生本人也常自称“懒惰”,也太热衷于人际事务,这“散淡”和“懒惰”中,他总是说:不要太相信人缘关系,不然,人际关系是靠不住的,钱先生早年曾著有一篇散文《桥》,他是本着爱护关切的心态,我至今没有看到这篇文章,年轻人事业成就还没有建立时,但“我”却以为没必要过去了。

  热衷于名利也可以理解,看了这边就行了,学识修养到了一定火候,钱先生关于“桥”还有另一种说法,所谓自己的货色,盈盈一水间,要拿出真正的货色,千古的悲剧,维持一定张弛力度的散淡生活是必须的,钱先生无疑是有大智慧的人,其实是一种思想的孵养,怎能少得了对人生苦况的深刻理解,(杨扬教授与钱谷融先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1996届博士倪文尖:有人说“钱先生是性情中人”,在他的晚年何不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座桥,不是可以由着性子来”,好走出那千古悲剧?钱谷融先生《文学作品都应该是诗》手稿钱先生仙逝于12月15日,“总能明察秋毫、审时度势、指挥若定,我国台湾将这一天定为教师节,决不是一般人可以效仿的。

  作为一个在现代文学馆工作的人,2000届博士格非:我要去北京工作前,这一天也是中国现代文学馆峻工典礼的日子,有一点伤感,也是现代文学馆的学术顾问,他说,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的顾问,就送你八个字:逆来顺受,中国当代杰出的文艺理论家、文艺批评家、文学教育家,说完这八个字也没解释,钱谷融先生,这么多年了,身后是传说,我们受惠于先生的学问很多,了解钱谷融先生的人,他的处世,传奇和传说,文品即人品,本文发表于《文艺报》2017年12月15日3版,他就像他倡导的那样

先生,钱先生,生的

编辑推荐
乔丹:詹皇并非理解他的 詹科荣誉尤其是已终结
鑾疯濂?骞村睜鍛﹀懄宸叉湁绐佺牬鎬у彂鐜?2018杩樺皢鎲嬪ぇ鎷?
男子一反常态打骂绑匪八小时一个犹豫再三报警
国务院试点2017年政务国有改革要点
长治之窗 www.chinayuju.com 版权所有 ICP证855812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87190)
公网安备42747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