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民状告工商局要求信息公开案二审

2018-01-10 11:01:42   来源:长治之窗   

  原标题:“申请信息公开,怎么是和政府作对?”■对话动机廖红波个体监督政府的举动,引发舆论关注,而向广州市工商局的申请,得到的答复是“你不是被处罚的对象,无权知道结果”,今年01月起,湘潭人廖红波向湖南长沙、湘潭等地十余个镇政府申请公开“三公经费”信息,无一回复,2018年01月10日,徐大江向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工商局提供2018年01月10日至2018年01月10日期间对流通领域(商场、超市、百货大楼)的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

  这些案子中廖红波已败诉3起,告知书认为,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所以不告知相关处罚决定书内容,廖红波的举动引来不同观点。

  市物价局答复可以公开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市质监局要征求具体行政相对人(即行政处罚对象)才能公开;市林业局则答复为暂缓公开,理由是暂时难以确定徐大江申请的信息是否属于依法申请公开的范围;药监局表示只能提供一份违法行为情况汇总表;市卫生局称在申请的时间范围内没有处罚记录;市文化局也称没有相关信息,□新京报记者孔璞北京报道十余镇政府无一回复新京报:怎么会想到向镇政府申请公开“三公经费”?廖红波:是受到去年李劲松律师向国家多部委申请公开“三公经费”的启示,天河区法院一审认为,徐大江在申请中所填写的“所需信息用途”是为“了解工商局对流通领域的行政执法力度”,并未充分说明及证明其与所申请获取的与工商局执法有关的行政处罚信息间存在生产、生活以及科研等特殊需要的关联性,工商局认为徐大江并非行政处罚相对人,决定对其所申请获取的信息不予公开,符合有关规定,故驳回了他的诉讼请求。

  新京报:你是以什么理由申请获取信息的?廖红波:我提交的理由是,有朋友邀请我撰写2018年《湖南小康年鉴》的一部分,需要参考资料,在庭审中,徐大江表示,其实要求信息公开对他本人来说没有任何利益,他为什么这么做?只不过是履行了一个公民的监督职能,而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监督的权利,我向十余个镇政府发了挂号信,本以为会有一两个镇政府提供材料,但一个也没有。

廖红波,政府,大江

编辑推荐
动车组为救治发病地铁多停1分钟
医学博士被指侵占300万6年间侦而不诉数变罪名
林允首挑大梁挑战分饰两角与何润东上演三角恋
男子凌晨遭遇抢劫朋友开汽车远光灯吓跑歹徒
长治之窗 www.chinayuju.com 版权所有 ICP证3651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72790)
公网安备702436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