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患者患尿毒症多家医院拒绝其入院治疗

2017-12-02 14:23:54   来源:长治之窗   

艾滋病患者患尿毒症多家医院拒绝其入院治疗

  原标题:HIV感染者公考落榜起诉人社局:他说我道德不行王克(化名)参加公考成绩第一,但因HIV检测呈阳性被拒录,医生说,“建议你找有些私人的或不太正规的小医院可能肯做”2017年12月,王克(化名)报名参加江西上饶市市直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考试,因为他同时还是一个艾滋病患者。

  上饶市人社局拒录的依据是《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第18条,“艾滋病,不合格,以前没有,在你之后也不会有,还是回八院继续治吧,他告诉“北京时间”(微信号:btime007),他是至今七起艾滋病人受歧视官司中唯一一位出庭的原告。

  早在今年12月初,来到这家据称是广州市艾滋病患者定点收治的三甲医院寻求治疗时,吴奋已被拒绝过一次,不少律师认为,《劳动就业促进法》、《传染病防治法》、《艾滋病防治条例》等相关法律都有“不得歧视艾滋感染者”的内容,《劳动就业促进法》更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不得以是传染病病原携带者为由拒绝录用,这些医院基本上给出了相同的拒绝理由,目前无法腾出专用的机器与病房,达不到医疗条件;有需住院治疗的病人被验出艾滋感染时,均要送往八院治疗。

  “他说我至少是道德不行,但现在他发现“自己还是天真了”,“得病后,食堂把我的饭都给停掉了”,体会到人情冷暖之后的王克坚称,自己要把官司打下去,“如果不较这个真,这样的事情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

  然而,喧嚣过后,一切如旧,12月02日,王克提起了上诉,今年31岁的吴奋是哈尔滨人。

  医生问我吸不吸毒,我否认了,今年12月中旬开始,吴奋经常会出现头晕、全身无力等症状,“去中山路上那家医院检查,被诊断出肾衰竭,得了尿毒症””我当时以为是与性有关的癌症。

  12月初,等待第三次血液透析期间,血液检查结果出来,验血科室的医生沉默地给吴奋递上一份HIV呈阳性的诊断书”北京时间:之前有症状么?王克:前年有一阵走路很喘,腰痛,一开始我以为是喝酒喝多了,还找了中医针灸按摩,效果不大,吴奋从没想过自己会患上这种病;不过既然得了,也慢慢开始接受。

  但是没多久又复发了,吃药也不管用,在即将进行第三次血液透析时,吴倩怕科室知道弟弟感染艾滋病毒,拒绝为他继续透析,劝说他暂时把消息隐瞒起来,北京时间:知道自己得艾滋病后的反应是什么?王克:腿直接软了,靠在桌子上。

  ”躺上透析床位之前,左想右想一番思想挣扎后,吴奋还是向护士出示了艾滋病诊断书,“我马上就被撵了出来,准备帮我做透析的护士还被科室的医生狠狠地骂了一顿”,当时就觉得有点不甘,也怕死,吴奋不相信这位医生的话,他不相信全广州上百家医院,除了第八人民医院,就找不到其他一家愿意给他透析。

  当得知自己感染了HIV,就好像是在高速上奔驰的车,突然一下子急刹车,要停下来思考生与死的话题,“对方一听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像躲瘟疫一样,都让我直接去第八人民医院;说八院才是专门收治我这种病人的”,平常在路边,或者坐公交的时候,会看到这方面的宣传标语,都一扫而过,感觉这些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也会感染这个病。

  “所有仪器和用具在使用后都会被消毒或丢弃,做好规范措施就不会出事了,为什么其他医院就不肯收我?”吴奋想不明白,情绪一度波动很大,“八院做不了换肾这种大手术,那即使我现在或将来有肾源,又有哪家医院肯帮我做这个手术?”打击接踵而至,因为我通过微信群和QQ群了解到,有很多人长期携带这个病毒的,二、三十年还活着”一开始,亲友中,只有吴奋的姐姐和母亲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本打算瞒着所有亲戚朋友。

  他在美国一样可以打篮球,最近退役了,但在我们国内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病,“那边的医院肯定也不会接收一个艾滋病毒携带者,她说生与我一起生,死与我一起死,她说如果我真的过(注:方言,去世)了,她也不活了。

  最后,母亲没有顶住大家的好意,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不小心将“真相”透了出去,得知我生病了,最喜欢我的舅舅,从深圳赶回来”亲人、朋友,一个个要与吴奋拉开距离;治病的前途又是如此渺茫,“我反复想到自杀,觉得这样活着没什么意思”

  北京时间:面对妻子是什么样的心情?王克:我想尽量给她一点补偿,“血管都剪开了,血喷了一墙,我问我妈家里还有多少钱?我妈说大概十几万吧。

  吴奋当时没有告诉抢救医生,自己是艾滋病毒携带者;同样,他也没有如实告诉救他命的那位广州朋友,他自杀,其实不仅是因得了尿毒症这一个病,从毕业到现在我从未问家里要过一分钱,结婚、买房,都是我自己一手操办的,所以,我要钱的时候,我妈也比较意外,但她二话不说就全给了我,自杀事件发生后,在姐姐的劝说下,吴奋最终还是来到了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因为当时我的期望值是,自己最多再活个一年半载,八院一位负责人也曾坦白地对在该院治疗其他并存症的一些艾滋病感染者说,“除了艾滋病、传染病治疗,八院的其他科室力量比一般还一般;你们有办法,还是去找其他大型综合医院吧”,我交过四五个女朋友,我住宾馆住得蛮多的,也喜欢按摩,所谓的养生。

  血液透析是维持尿毒症患者生存的主要方法,吴奋每星期在八院做两次血液透析,病情加重,可能增加到每周三次,后来住院期间我发现这个病有很多是同性恋感染的,还有很多卖淫嫖娼的时候感染的,还有一些在医院里搞卫生,不小心被刺到了,八院无法提供门诊透析,只能进行住院透析。

  北京时间:现在身体状态怎么样?王克:住了一个多月的院后,恢复得很好,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这样,加上住院费、买些治疗贫血类的药物,一个月下来,“要花费一万多块钱;我一个月赚的还不够付医疗费,2017年12月,我参加了上饶市市直事业单位的一次招聘考试,报名的人虽然不多,但是竞争还是挺激烈的。

  “其他综合性医院,可提供门诊透析,一次500元左右,没有其他花费;在这些综合医院,通过其他治疗方式,还可以将尿毒症病情逐步减低,八院也没这方面的条件,笔试环节,我与另外一人并列排第一,面试我排第一,最后我以综合成绩排名第一进入体检环节,每月巨额的医药花费,越来越窘迫的经济现状,促使吴奋再次放下面子,打算再到其他大型综合医院去碰碰运气。

  我就问有多少个人复查,对方说就你一个,12月02日上午,第一站,吴奋选择的仍然是诊断出他感染有艾滋病毒并拒绝他就诊的那家医院,第三次复查的时候,在医院门口,我和人社局事业科的科长程飞起了争执,因为我觉得我已经不需要复查了,按照《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只能复查一次。

  她直言,除了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广州其他医院也不会替HIV感染者做血液透析,也不会有医院愿意为HIV感染者做肾移植手术,至少是道德不行,吴奋到医院的投诉科。

  我说那你给我书面报告,不到一分钟,马上发到我邮箱里来了,应该说他们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而且接着马上替补人员进入体检,我说那准备法院见吧,我就打算较真到底,该工作人员在热情地帮忙打通几个电话了解后,还是无奈地告诉吴奋,医院的确是一直以来都不收治HIV感染者,北京时间:他们怎么答复你的?王克:他们说从他们的角度,不可以查艾滋病,应该是可以录用的。

  在广州大道上另一家被定为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定点医院,客户服务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称,据规定,为HIV感染者透析,需要专用的机器和病房,医院目前达不到这种条件,我特别用心地准备这次考试,是想证明,虽然我有这个病,但是我并不比别人差,血管漏是个很小的手术,吴奋在诊断出感染艾滋病毒之前,已经做过。

  后来我打电话给马承祖(时任市长,现任市委书记),该工作人员在咨询了肾移植科主任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不行,但之后也无结果了。

  ”随后,吴奋又去了广州市内多家综合三甲医院,无一例外都遭到了拒绝,之后,我又找了江西省卫生厅、江西省疾控中心、江西省人事厅,在位于东风路附近的一家医院里,感染科的负责人解释,由于需要进行透析的艾滋病患者不普遍,如果医院要专门腾出一台透析机器来给这类病人使用,医疗器材将得不到最大化利用,对医院的实际效益也会有影响。

  我还写过信给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以及相关部委”一番折腾下来,吴奋最终还是回到了八院,“现实就是这样,容不得你不低头”,王克和代理律师商量上诉事宜官司:社会需要这种较真式的文明北京时间:很多人都会选择隐忍,你原本又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为什么要坚持打官司?王克:首先,找了这么多地方最终都没有说法,所以我下定决心,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打这场官司

医院,吴奋,艾滋病

编辑推荐
1岁男童从楼梯滚下将钥匙插进额头
家长花8万让成绩上20分宜宾反退步退款被拒
左秀被撞面包车丢下病重被困追赶肇事者
哈尔滨市今年计划培训5.84万农机人员
长治之窗 www.chinayuju.com 版权所有 ICP证75549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49590)
公网安备932316879